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前言(1)

作者: 《证券市场周刊》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我的工作是阅读。”

  — 沃伦·巴菲特

  “我认为我和巴菲特从一些非常优秀的财经书籍和杂志中学习到的东西比其他渠道要多得多。我认为,没有大量的阅读,你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投资者。”

  —查理·芒格

  “知识降低风险,正如爱默生所言,‘知识是医治恐惧的良方’”。

  —弗里德里克·科布里克

  关于投资

  投资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但也很伤脑筋,可能是从白领变成富翁的好途径,也可能是从富翁退化到负翁的不二法门。这玩意儿,你说它简单吧,要真赚钱还不太容易,对不少人来说,还是赔钱这种目标比较容易完成;但是那些已经富可敌国的投资界的老家伙们,却都说投资不复杂,我们只好再琢磨琢磨到底是咋回事。投资界的各门各派,一直在吵,都说自己功夫才是天下第一,但直到今天,还是没有哪派能结束投资界的混战,一统天下。我们认为:投资中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你“自称”是什么派别,而更在于你是否真正理解这个派别在投资中的要点;不在于你知道多少种操作方法,更在于你是否知道各种做法的前提和限度;不在于你是否知道某些观点和原则,更在于你是如何能够领悟这些观点和原则的真谛;在这些基础上,如果能提炼出一套自己的投资模式并对之不断加以改进,那么你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对于投资,理解的过程可以足够复杂,但操作的方法要尽可能简单,投资者应该抓住核心的东西去做,否则可能无从下手。巴菲特曾经说过:投资简单,但并不容易。我们的理解是,知道某些原则并不难,但要真正理解这些东西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坚持做到,就相当的不容易了。其实,资本市场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其中各种变量非常多,而且各种变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又以非线性的居多,所以在这个市场上,预测一类的事儿似乎还是少做为好。但是,在操作层面,一个人可以化繁为简,提炼出自己的分析与操作模式,从而达到将事情简化的目的。简单的操作要真做得好,往往需要建立在对事情的复杂性有足够认识的基础之上。

  投资中的不同派别,在我们看来,很难争论出最终的胜负。知道一些休谟和波普尔的思想的人都知道,理论只能被证伪,无法完全被证实。在投资界的各种派别中(如价值投资与趋势投资、基本分析与市场分析等),每一派都可以比较容易地将对方的观点加以证伪(就是很容易在对方举出一些己方成功的例子后提出失败的反例),所以谁更正确就很难下最终的定论。更何况,当大家都觉得某一派极为正确因而纷纷采取相同的策略时,这一派的优势也就相应地小了很多(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也就是说,如果你经常站在少数派一边,那你赢钱的可能性反而大很多。

  投资的本质

  投资问题的本质或许并不在于你“自称”是什么派别,而更在于你是否真正理解了这个派别在投资中的要点。只要对所做的东西足够精通,无论是做股票还是做期货或者外汇或者其他衍生品都能赚到钱,我当然知道很多人用基本分析赚了不少钱,也见过用技术分析赚到钱的,还有大量的人通过另类投资(Alternative investment)赚了大钱。问题的关键或许不在于你做的究竟是哪一类资产,也不在于你究竟是什么投资派别(价值派或者趋势派),而是更多地取决于你是否真正理解你所交易的品种、是否真正理解你所运用的分析方法。其实,我们认为很多自称是价值派或者技术派的投资者从本质上来说更接近于“误解派”—换言之,许多人所奉行的分析方法很难说是真正符合某个派别的真义—某些自称是同种派别的人所奉行的理念却很不一致:例如,价值投资的最核心、最首要原则是什么?有人说是安全边际、有人说是成长性、还有的人理解成长期持股(这就变成“死了都不卖”了),以至于巴菲特在卖掉中石油的股份后,网上有网友大义凛然地指出:巴菲特不是价值投资者,要不然他干嘛不长期持有中石油?至于技术分析,也分预测派和不做预测派。也许是受了江恩的影响,许多人都成为技术分析中的预测派,他们往往认为可以按照图形预测股价。事实证明,这样做的人多数都付出了较为惨重的代价。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江恩死后他的儿子爆料说他的老爸根本没有像传言的那样赚了几千万,而主要是靠卖书赚钱!我们现在的理解是:做所谓技术分析或者趋势跟踪的根本在于资金管理、风险控制以及尽量避免预测。这样,即使在判断方向上只有三四成的正确率,也足可以赚到钱。基本面派和趋势派之间的差别看似极大,但他们之间的差别可能要远小于那些号称是价值投资或趋势投资或技术分析派别而实际上是“误解派”的人。比如,无论是奉行左侧交易还是奉行右侧交易,都有很成功的投资人士,前者如巴菲特等、后者如索罗斯等,这些人看似不同,但实际上他们都极为强调安全边际、风险控制、资金管理以及情绪控制的重要性,而且他们都认为对价格做预测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同时也是没有必要的。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更强调的是公司分析,后者更强调的是市场分析。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