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九章场外交易(2)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我不想要太多,是帮外地一个亲戚买的,他主要是看好‘兴业’的分红了。”

  “喏,我这儿有一千股,六十块钱一股,你要多少?”

  “六十?你想抢钱啊?能不能便宜一些?”

  “五十五吧。这是最低价了。你今天是遇到我,要是别人,肯定找你要八十呢。现在市场上已经没有这个价了。阿拉今天才过来,还没有开张。你是晓得的,阿拉都愿意每天第一单生意顺利谈成,所以阿拉才没有给你开高价。一看你这么文雅一个人,阿拉就非常有好感,阿拉就是愿意与有文化的人打交道,所以阿拉一点儿也没有往高里要。”

  “呵呵。”严冬冷笑了两声,心想,上海人精明,真是名不虚传啊。原来没有直接与这帮人打过交道,这才刚一接触,就有所领教了,你问一句,他倒有十句等着你,还尽给你戴高帽子,拍得你晕晕乎乎,不怕你不买他的东西。不过,咱也不是来充冤大头的,咱还是先摸摸市场行情再说。

  想到这儿,严冬说:“别忙,我一准要,只是我刚刚过来,还没来得及看看。等我转转看,一会儿再回头来找你啊。”

  黄牛一听,有些着急,忙对严冬说:“这样吧,你先看看,不打紧的。不过,只怕你等一下回来,阿拉已经卖出去了。这么着,你都要了,阿拉五十给你,你买个便宜,阿拉也开个张。你说这样子好吗?”

  严冬见这小子态度这么诚恳急切,估计也就是这么个行情了,先拿到手再说。只怕这个市场不太容易一下子收到自己想要的股票数量,收一点儿是一点儿吧。于是问:“四十元,不还价了。行不行?”

  对方假装思考状,并随后作出忍痛割爱状,一跺脚一运气:“行吧。阿拉不挣钱,给你了。”

  “那你看咱们去哪儿交割?”

  “你跟我来!”说完,黄牛带着严冬几弯几绕避开闹市,来到一处偏僻的弄堂内站住。他从贴身的衣服里面掏出来一个布兜,麻利地打开,在布兜里面翻拣着。最后拿出一张类似于存折的对折着的硬纸片。硬纸片的扉页上清晰地写着三个大红字“认股证”,上头是一行小一号的蓝字,“上海兴业房产股份有限公司”。黄牛把认股证递给严冬。

  严冬接过认股证打开,见里面写着一个人名,记录着该人持股一千股。落款是“上海兴业房产股份有限公司”,并在落款上覆盖着公司的大红印章,底下还有董事长的签名。一切看起来都是很正规的,应该不会有假,也没听说这个市场上有造假的。

  严冬放心了,问:“这认股证是记名的,我到时想卖怎么卖得了呢?”“你不要担心,凭这个人的身份证去任何一个证券公司开个户就可以卖的。” 这方面,严冬是行家,当然懂。于是严冬接着问道:“那这个人的身份证呢?你得把他的身份证一起给我才行啊。” “没问题的。等你到银行把钱存到阿拉的户头上,阿拉当面就把身份证给你。”

  严冬心里想,这人真是鬼精鬼精。就算我把这张认股证抢走,也是一文不值的。只有把它与身份证放在一起,才能证明股票是自己的,才能交易。行啊,可以理解,听他的办吧。于是严冬随着黄牛从弄堂里出来,拐过一个街口,就到了一家工商银行。把钱划到黄牛的折子上,黄牛看了,满意地收起来,告诉严冬稍等,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严冬也听不大懂黄牛说了几句什么。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样子,来了一位女人,看其熟络程度,严冬猜是这位黄牛的太太了。两人一见面,女人就拿出一张身份证递给了黄牛,黄牛看了一眼,转手就递给了严冬。严冬接过一看,与股权证上的姓名、号码完全吻合,就放心地收了起来。

  “你看看还有啥事情没有?”黄牛见严冬收好后,问道。

  严冬说:“没有什么了。对了,你要还有兴业的,我还想收点儿,还是这个价。或者你有关系帮我介绍一下也成。”

  黄牛一听,兴奋起来:“没问题。阿拉怎么与你联系呢?”

  严冬就把手机号告诉了黄牛。黄牛记下了。

  第一单生意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做成了。这大大出乎严冬的预料。看来,也只有在上海才有这效率。这单虽然数额不大,但使严冬信心倍增。

  回到公司,严冬把与黄牛党交易的经过汇报了一遍。大家笑了一阵。

  说笑过后,马跃进告诉严冬,让他们抓紧继续收购“兴业房产”的认股证,争取在半个月至一个月内把账上的这2000 万元全部变成“兴业房产”的股票。

  严冬于是组织人继续收购,但越往后越难收到了,价格也远远高于最初的40 块,已涨到了100 元。严冬不敢再收了,他可没有马跃进那种胆量和气魄,他怕上市之后砸在手里不好交代。严冬粗略计算了一下仓里的股票,也不错,已经收到差不多20 万股了。

  1992 年1 月13 日,经发证券盼望的好日子终于来了。

  “兴业房产”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开盘价即到了86.4 元,比严冬他们从一级半市场上收购的股票的加权平均价格高出一大截。看来亏本是不可能的了,严冬这样想,仓里还剩下一多半资金,看准时机从二级市场再补一些吧。然而市场一直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兴业房产”上市后,基本上处于一个有价无市的状态,市场惜售情绪异常浓烈。

  马跃进考虑到其他几个场外交易市场挺活跃的,于是让严冬带领几个人分头去了北京天桥,天津解放路和劝业场,汉口南京路、台北路、高雄路,成都红庙子、青庙子等地。超乎想象的是,一个月下来,在这些地摊股市上炒作获得的收益,竟然比正规交易所的股票交易收益还要高。因为在这些地摊市场上,资金流动非常快,他们上午收到的股票或认购证,下午就有机会抛出获利;他们把从上海购买的国库券背到成都,每张百元券能赚上十几或二十几元。一个多月下来,挣了好几百万元,今年的利润任务都能够完成了。马跃进开始气定神闲起来。而这一阶段,交易所的股市基本上属于有价无市,看着风光,就是不能产生实际收益。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这些地摊市场上,他们遇到了不少竞争对手。有来自深圳的,有来自江浙的,也有本地的。但最强劲的一个竞争对手,还是与经发证券在上海滩上争夺证券王位的亿邦证券。由于大家都争食这道美餐,很快导致原始股和认股证价格飙升,有的几天就能翻一个跟斗。看到收购价格越来越高,收益越来越低,马跃进把撒出去的人马全都撤回到了上海,静待市场变盘。因为马跃进已经从黄龙那儿得到了确切消息,五月份交易所又将会有大动作了。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