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六章锋从磨砺出(5)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人的命,天注定。人的命运,有时候真是捉摸不定。一个偶然的机遇,就可能改变人的一生。

  自那次遇到狼群事件之后,马跃进显得成熟了不少,也变得更加坚强了。此后,或是独自或是结队,马跃进开着卡车走南闯北,什么风险经历,什么艰难困苦都品尝过。一晃四五年过去了,中国的南疆突然起了硝烟。这场自卫反击战来得那么突然,恐怕没有几个人有思想准备。同志加兄弟般的两党两国,突然间会兵戎相见。马跃进就是这没想到的人之中的一个,而且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千里外的这场国际战争,会把当时仍在西北边陲的他给牵扯进去。

  黑夜来临,枪声渐渐稀落下来。阵地前面,不远处越军的尸体层层叠叠。今天夜间肯定还会有越军来偷袭,来抢尸体,马跃进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有这样一种意识,但想把这事儿想得清楚点儿,脑子就像灌满了浓稠的糨糊似的,再怎么使劲儿也越来越转不开个儿了。打了整整一个白天,枪炮声震得脑子一直在“嗡嗡”作响,人已经变得机械麻木,不知饥渴,不知困乏,甚至连看到战友倒下,也不像几天前刚上前线时那么无法接受。刚上战场时的恐惧已经荡然无存。小时候听村子里参加过抗美援朝战役的本家大伯讲自己在战场上根本不怕死的故事时,当时还半信半疑,现在看来一点儿也不假。前几天看见死尸,闻到尸体在酷热中发出的腐败气味,马跃进连饭都吃不下。才几天下来,他对尸体可以说到了视而不见的程度了,闻到腐尸气味,也不再呕出胆汁了。战争的残酷,不到前线的人是再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的。

  马跃进本来在遥远的北疆开着汽车,南疆突然起了战事。随着战事的发展,部队从各地征调了一些驾驶技术过硬的人到云南、广西,组成了一个个汽车连,维护部队的后勤保障。马跃进的汽车连专门负责从南宁往法卡山前线运送弹药给养。但由于部队的推进速度太快,进入越南境内就根本没有道路可通行了,还得靠最原始的运输方式,人拉肩扛地把一箱箱炮弹、子弹、压缩饼干、罐头等送上前线,再从前线把伤员运送下来。

  一天前,正当他们一个连队六十来人往前方送给养,眼看离自己的部队已经不远了,再赶半天的山路就能到达目的地时,突然遇到了一小队越军的突袭。由于我方部队为了保证推进速度,根本来不及仔细打扫战场,许多隐藏在山洞之中、密林之中的越军就趁我军过去后,钻出山洞、密林,从背后对我军进行偷袭。马跃进所在的连队正是遇到了这样的小股越军。由于没有思想准备,大多数人又没有经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因此运输连损失惨重。一阵乱枪过后,连长和其他二十多位战友倒下了。马跃进他们虽然受过军事训练,可军事训练时间太短,前后还不到半个月,也就相当于扫盲,又不是一线参战部队,战斗力与一线部队不可同日而语。就这样,他们且打且退,幸运的是发现了一个山洞,于是退守山洞之中。就这样与越军相持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上级领导发现了这个掉队的运输连,于是赶紧派部队折回来接应,全歼了这股越军残部,运输连剩下的这三十来人才脱离险境躲过一难。

  战后,马跃进一有机会便对别人说,自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可奇怪的是,每次他对别人提起这事儿,都会有人不相信,为此马跃进真是郁闷。这情形正像马跃进自己不相信伯父所讲的抗美援朝时的故事一样。因为马跃进的身体素质,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是上过战场,又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有什么办法,多数人还是以貌取人的。

  马跃进在大西北,在南疆,几度出生入死。比起同龄人,他懂得的东西要多得多,这也使他的心性更野。一听到要从参战的部队中抽调一部分官兵参加当年的大学和研究生考试,马跃进就第一个报了名,而且是直接报考的研究生。马跃进就想挑战一下自我,因为那是个重塑自我的年代,正如当年上山下乡时一样。而这一考,似鱼跃龙门,又一次彻底改变了马跃进的命运。

  “那再后来呢?”调查员的问话,打断了林芙蓉的介绍。

  “再后来,”林芙蓉赶紧调整一下思路,“他考上了中央经济研究院的研究生,听说是破格录取的,他是没有上过大学而直接报考的研究生。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经济发展部。和我是同一年,也就是1986 年。我进部里之后,没多久就知道了他,很有才华,但也很有个性。我们经常看到他写的调研报告,也经常看到他在经济类报纸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部里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么个人。他敢在部长主持的会议上,引经据典地反驳我们的部长。这也是后来他一提出调离,部里就批示同意的原因。经济发展部是个非常难进人的部门,可出来就更难了。在马跃进之前,还没有人因为不想在部里工作而调离的,几十年如一日,都是这样。”

  “说说他的为人吧。”

  “马跃进的为人没得说。这么说吧,我自从参加工作到现在,还没有遇到过这么仗义、这么忠厚的领导。没有什么架子,也从来不故意刁难员工。在他手下,大家都像在一个大家庭里生活一样,他就是这个大家庭里的一个宽厚、仁慈的兄长。”

  “好,不说这个。”显然,这种话调查员们并不太爱听:“你说说他是怎么从经济发展部出来的,为什么要出来?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或受到什么处分而被贬出来的?”

  “不是。”林芙蓉又从头到尾把马跃进离职下海以及自己下海后与马跃进的共事经历,不厌其烦地向两位调查员述说了一遍。过去三四年的岁月历历在目、恍然如昨——

  马跃进的才能,被经济发展部分管金融证券工作的金副部长看在眼里。马跃进的直率敢言的个性,也深得金副部长的赏识。金副部长的父亲是老一辈经济领域的专家,也做到过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的高位。有其父必有其子,金副部长的成就并不在他父亲之下。马跃进的思想与金副部长的合拍,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惺惺相惜,马跃进进入经济发展部没有多久就被金副部长看中,调到身边做自己的秘书。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