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六章锋从磨砺出(3)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前往兵团总部的这一段行程,只有两百多公里,加上是空车,马跃进觉得

  车就像插上了翅膀,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马跃进进了总部车队值班室,一看

  墙上的挂钟,还不到下午四点,太阳还高高挂在空中。总部的人都还在午休。

  马跃进催促值班员,能否快点儿安排装车。值班员也认识马跃进,半开玩笑地

  说:“怎么啦,这么着急?今天还赶回连队啊?是不是惦记着谁啊?”

  那个年代,是一个性饥渴的年代。人们既缺少物质食粮,更缺少精神食粮,

  兵团到连队虽然经常放电影,可翻过来倒过去,不是八个“样板戏”就是“三

  战”(即《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人们最热衷的话题就是两性关

  系。无论聊什么起头,最后都能拐到男女关系上。

  马跃进说:“队长交代过,让我早去早回。再说,我回去晚了,师傅肯定会

  担心,他还等着我回去晚上陪他喝两杯呢。”

  值班员说:“现在这么热,大家正休息,谁肯起来?我先帮你把装运手续办

  了,你再在值班室小眯盹儿一会儿,别搞得太累了。装车还不快!一个小时肯

  定能帮你装完。”

  马跃进无奈地点点头。下级单位到上级单位来办事,人家无论怎样对待

  都只能被动接受。师傅第一次带他来,就提醒过,总部的门房值班员也不能

  得罪。

  马跃进耐着性子等了两个多小时,那些搬运工才陆陆续续到了库房。懒懒散散地一直干到傍晚七点,其间马跃进跑到兵团小卖部,花两角钱买了两盒“飞马”,给搬运工顺了一圈,才将车装完。马跃进一刻也不耽搁,发动汽车就

  往回赶。

  马跃进驾驶汽车又狂奔起来。他计算了一下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十二点前准能回到连队。

  新疆夏季傍晚七点,太阳还高高地挂在天空。公路两旁戈壁里除了一丛丛低矮的沙柳,看不到高大的乔木。窄窄的公路向一望无际的远方延伸。反光镜里除了灰白的大地,看不到任何有生命的物体。

  马跃进将油门踩到底,还是觉得汽车跑得太慢。以前跟着师傅出车,还有人说说话,可这次不同了,似乎这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原来出车还偶尔能见到的蜥蜴,今天一只也没见到。原来偶尔也出现的沙漠狐狼,今天也找不到一点点踪影。马跃进扶着方向盘,迎着略微西斜的太阳,眯缝着眼睛,机械地开着车,在发动机均匀的轰鸣声中,意识越来越迟钝,上下眼皮也开始有点儿打架了。

  这种状况也不知持续了多久,突然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同时汽车也突然一阵剧烈颠簸,瞬间又是“轰隆”一声,把马跃进高高颠起,头向前撞到前风挡上沿的玻璃框上。汽车骤然停下。马跃进从昏昏然中猛地惊醒,发现自己身子向右侧倾斜得厉害,站都站不起来。头上起了一个鸭蛋大的包,但没觉得疼。马跃进费力地拉着方向盘和车门框才爬到车门边,奋力跳下了汽车。绕到车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汽车向右冲下了路基,扎在路边的排水沟内。车头顶在排水沟对面一个巨大的沙土堆上,右前轮已经爆胎。再往后一看,更令他吃惊的是,油箱正在汩汩往外漏油。马跃进一秒也不敢耽搁,马上去找了一块抹布使劲儿把漏油处堵上,心中暗暗庆幸,汽车没有起火或爆炸。

  爆掉的右前轮有一半扎进了沙土堆里,无法支撑起千斤顶,换胎是不可能的。更为难的是,如何才能把汽车弄回到路基上去。百十里内没有人烟。只能等过路车来帮忙拉上去了。

  马跃进无奈地坐到汽车的阴影里,眼巴巴地望着来往双方向的漫漫长路,希望能看到一辆汽车的影子。一直等到太阳偏西,又一直等到夜幕降临,也没有一辆汽车出现。太阳一下山,戈壁的气温骤然下降,马跃进感觉到冷风直往身体里钻。

  马跃进又饿又冷又急,他爬进歪斜着的车头内,但不敢休息,生怕错过了

  过路车。

  马跃进懊恼极了。第一次单独出车,竟然弄出了这种事情。回去后如何向

  连队交代?如何向师傅交代?

  马跃进哆哆嗦嗦爬下车头,爬上车厢,摸索着从装满食物的车厢底部,费

  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抽出了一条苫布,赶紧又爬回车头内,将苫布裹在

  身上。

  夜越来越深了,天上一轮明月早已升起,漫天繁星。马跃进没有心情欣赏

  夜景。突然,马跃进发觉有两颗星星越来越低,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马跃

  进揉了揉眼睛,以为是幻觉。他眨眨眼睛仔细一瞧,发现并不是幻觉,但也不

  是星星,而是戈壁中最凶恶的动物——狐狼。马跃进惊出了一身冷汗。

  汽车发动不着,马跃进打开车灯,可车灯正对着沙土堆和沟壁,什么作用

  也没有。他突然想起出发前师傅给自己留下的手电筒。急急忙忙打开右侧扣斗,

  摸出手电筒。当他往车外一照,吓得毛骨悚然。果然是一只硕大的狐狼,粗略

  一看,就像连队里养的大公猪。狼的一双眼睛被手电筒一照,更显得亮晶晶的。

  这只狐狼站在离车头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不再往前走了。过了不知几分钟,

  狼开始四处张望,然后试图逃出马跃进手电筒的光圈,往右侧横向轻轻跑动了

  几步。马跃进哪里敢放松警惕,一直将狼罩在手电筒的光圈之内。狼一看不行,

  改向左侧跑动起来。马跃进又赶紧向左移动光圈。这样双方来回斗了几个回合,

  狼索性坐在汽车正前方的红柳丛边不动了,将头昂向天空,张开大口,发出了“呜——”的长嚎。马跃进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听狼嚎,虽然远没有狗叫那么好听,但也不是特别恐惧。此刻师傅们在做什么?天黑已经有几个小时了,他还没回到连队,师傅会不会已经判断出他在路上出了事?连队会不会派人来接应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