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五章龙见江湖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六部委调查组的调查还在继续,林芙蓉也被传唤了进去。

  一家酒店的房间内,一男一女两个办案人员坐在窗边的圈椅上,林芙蓉坐在席梦思床边。

  女办案人员问话:“林芙蓉,你得老老实实交代你受马跃进指挥,伙同马跃进一起大肆炒作‘3・27’国债期货的事实。”

  林芙蓉不卑不亢地说:“我已经多次告诉你们了,我只是个场内的交易员,他们下什么样的指令,我就执行什么样的指令。交易所内都有记录,没有一笔交易是擅自完成的。”

  “那我问你,马跃进要是下达违规的命令,你也会照样报单吗?”

  “我肯定照样报单。不过,我想不起来我们哪一笔交易是违规的。”

  “你和马跃进是什么关系?”

  “我和马跃进就是普通的领导和员工的关系。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这样问话,否则我要抗议了。”

  男办案人员一看事情要闹僵,赶紧打圆场:“那好,你是和马跃进一起筹建经发证券公司的那批人,你不能说你不了解他吧。那先说说马跃进,就你所知道的,通通讲出来。”

  林芙蓉回答:“我当然了解他了。从我进经济发展部时就认识他,这些年又在一起共事,情况我还是了解的。不过,只怕会让你们失望,他不是个坏人。” 林芙蓉这么说是有底气的,因为与马跃进在一起这么些年,关于马跃进过去的一些“光辉事迹”,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经历,林芙蓉可以说了如指掌。“既然是这么个情况,你就把你所了解的马跃进给我们详细讲讲,凡是你知道的,包括他的身世、经历。”

  于是,林芙蓉不紧不慢,把自己了解的关于马跃进的情况,向着两位办案人员一五一十道来——

  马跃进出生在山东菏泽的一个偏远乡镇,这个镇子连同周围的乡村,被人们称为“鸡鸣五省”,意思是说,他们村子里的公鸡一打鸣,周边江苏、安徽、河南、河北四个省的人都能听到。

  马跃进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在刚解放时村子里办的夜校扫的盲,学会写自己的名字,母亲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家庭妇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甚至本来就没有大名,只有按照娘家的辈分里排的“春”字,结婚前就叫“春妮”。结婚后,连春妮也慢慢没人叫了,村里人都喊她“老马家的”。

  马跃进出生在“大跃进”期间,是家里的第五个孩子,上面已有四个姐姐。马跃进出生后很长时间没有大名,就叫五娃。快半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催促马跃进的父母,让他们尽快给孩子取个大名。马跃进的父亲于是红着脸,怀揣十只鸡蛋,找到邻村被从菏泽市遣送回来的一位教书先生给马跃进看看八字,取个好名字。教书先生当时刚戴上“右派”帽子不久,无论如何也不肯给马跃进排八字,因为他怕走漏风声,自己罪加一等。至于大名,先生想到既然正在搞大跃进,顺应时代潮流,随口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跃进,这个名字与马姓倒是非常相配。

  送走马跃进父亲之后,右派老先生偷偷给马跃进排了排生辰八字。不排不打紧,一排吓了一跳,这孩子属于驿马奔波劳碌之命,早年命运坎坷,流年也多有不利,四十岁左右行大运时,能够大富大贵,但大富大贵之后还有劫难,难逃牢狱之灾。先生把这事儿闷在心底,没对任何旁人说起。直到马跃进发达之后回老家探亲,提着礼物上门去看望老先生,老先生才对马跃进说起这陈年旧事,提醒马跃进规避五十岁后的“坎儿”。马跃进生性什么也不在乎,没把老先生的提醒当回事。直到最后被列为公安部的通辑犯,马跃进才想起这事。这些都是后话。

  马跃进就这样有了属于自己的大名。

  马跃进生长在困难年代,家里孩子多,营养跟不上,一直黑瘦黑瘦的。都说山东出大汉,可马跃进俨然就是一只没有长毛的小猴子。幼年时的不足,一直影响他一生的体质。更不幸的是,马跃进七岁时,父亲就撒手人寰,家里的生活更艰苦了。好在马跃进是独子,有母亲照顾,几个姐姐也非常懂事,处处让着他,虽然没有什么好吃的,但总算也没吃太多的苦。

  马跃进虽然身体弱小,但抱负却很大。中学毕业前夕,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农村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马跃进身在农村小镇,但却被毛主席的号召深深打动,他向往远在边陲的广阔天地,内心充满了改天换地的战斗豪情,于是他就在学校第一个报了名,态度坚决。县教育局立即把马跃进树为先进典型,在全县范围隆重表彰,县里的日报、广播,都报道了马跃进的先进事迹。马跃进一下子成为全县的名人,成为同龄人的楷模。马跃进一时间风光极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马跃进母亲的耳中。她一听就急了,知道那不是闹着玩的事情,看着他弱不禁风的身体,马跃进的母亲既心疼又难过,担心他无法适应新疆的艰苦生活,更担心他年轻气盛口无遮拦。当时多少人因言获罪,家破人亡。马跃进少不更事,更容易祸从口出。无论马跃进的母亲怎么苦口婆心地劝说,马跃进根本就是听不进去,最后还是随着上山下乡大军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了石河子。

  这一去就是八年。

  这八年,马跃进真正领教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滋味,对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也有了刻骨铭心的感悟:改天换地?人定胜天?

  自己差点儿连小命都让老天收了去。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