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四章定计大连(2)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金山一听,知道这话高峰既是对唐剑说的,又是对自己说的。坚持不喝,怕他们误解成不给他们面子,瞧不起他们。大热天,真要喝自己又难受,真是左右为难。

  服务员把三只粗细高低不同的酒杯摆在了金山面前,非常熟练迅速地把这三只杯子都倒满了。金山还想推辞,无奈被高峰按住了胳膊,想阻拦也阻拦不住。一杯洋酒,人头马XO;一杯啤酒,沈阳雪花;一杯红酒,加了雪碧和冰块的王朝干红。金山心想,事已至此,今天就抛却其他,豁出去了,来他个一醉方休。

  服务员把四人的酒杯里都倒满酒,这时热菜也上来了,一道土鸡炖蘑菇和一道酸菜白肉炖粉条。高峰把白酒杯一举,高声说道:“来,今天咱高氏集团万分荣幸,能请到上海赫赫有名的亿邦证券两位老总光临,咱们就先干了这三杯!”说罢,一仰脖,一杯XO 下了肚。接着端起红酒,又一仰脖,红酒也下了肚。放下红酒杯,顺手端起啤酒,咕咚咕咚几大口,啤酒也下了肚。高峰先冲着金山,随后转向唐剑,把喝完的啤酒杯杯口朝下,一滴酒也没洒出,表示全都喝干了,看你们俩的了。

  金山和唐剑见到这阵势,早在心里递了降书,哪里还有心思与他们分个高低,为难地端起酒杯,喝一杯皱一下眉头,喝到最后,眉头都拧成了疙瘩。最后由高岩收杯。第一巡就这样过去了。

  高峰看到他俩都喝光了,一拍桌子,大叫:“好好好,够意思!来来来,吃菜吃菜。东北菜上海也有,可那根本不地道。两位尝尝这里做的,看看有没有差别。”一边说,一边往金山盘子里夹菜。给金山夹完菜,对着唐剑说:“小兄弟,你自己吃啊,多吃点儿。”

  高岩也主动帮唐剑夹菜。

  金山想,得赶紧和他们把正事谈好,明天好赶回上海。他和不少东北人打过交道,知道要不先把事情谈妥,等大家都喝高了,他们在桌上拍着胸脯夸下的海口,明天再问,一准全不算数。

  想到这里,金山说道:

  “谢谢你们的盛情。这趟来,是想加强咱们两家的合作。你们在东北声名远播,很有实力。我们目前还没有力量到这边来发展,但东北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市场,迟早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这几年我们在上海经营得还过得去,现在有不少机会,咱们合作就能把事情做大。这叫优势互补。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合作精神。前段时间咱们在上海见面,高董事长的想法我非常赞同。现在有一个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咱们筹划筹划,看能不能把这事做起来。至于今后,来日方长,机会太多了。遇到具体项目再商量。”

  高峰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好。请你们来,也正是为了这事。我们在东北这疙瘩,信息闭塞,不像你们在上海消息那么灵通,机会也多。我们一直在实业、贸易上折腾,现在这方面越来越不好做了,想转到金融证券领域试试,但又什么也不懂。临时抱佛脚也得有佛脚可抱啊,现在是抱谁的佛脚都不清楚。交易所的朋友介绍金董事长给我们,看来咱们两家还真是有缘,你们就是我们的大菩萨。两家合作,做什么都行。没得说。来,再干一杯。刚才是为你们接风洗尘,这一杯是为咱们两家合作顺利。”

  金山只得附和道:“好!为了合作顺利,干!”又是一连三杯酒下了肚,其实心里老大不情愿这样喝。这三杯酒一下肚,金山明显已经有些头重脚轻了。

  没多一会儿,又上来了几道热菜,有炖老板鱼、清蒸老鼠斑、澳洲大龙虾两吃、水煮大鲍螺、鲜炸大蛎黄,还有两道素菜和一道汤,两道素菜是鱼香茄子煲、清炒空心菜,一道汤是鸡茸粟米羹。

  金山心里想,这都是东北菜?这菜点的,真是又趁钱又土气。不过,还是挺对口味,尤其是这几道真正的东北菜。至于海螺,他可不太爱吃,老鼠斑、龙虾,在上海已经吃腻了。这么好的原料,也没有做出什么味道来。

  高峰紧着张罗道:“来,趁热,吃菜,吃菜。”一边说,一边往金山盘子里夹老板鱼、蛎黄、龙虾和鲍螺。

  盘子里的鲍螺足有成人的拳头那么大。上海人吃东西讲究小巧精致,哪里会这样子大盘大碗地吃。在上海,鲍螺一定会剔出螺肉,收拾得干干净净,切成小薄片,和上葱姜调料爆炒,哪会这样暴殄天物。但入乡随俗,人家一片好意,装样子也得吃一个。

  金山一边感谢,一边品尝着盘子里的美味。趁这当口,赶紧把自己的话说完:“高董事长,现在有一个绝好的机会。上交所马上要推出国债期货交易了。”

  高峰困惑地问道:“什么叫国债期货?”

  金山简略解释:“就是以国库券作为标的物进行的期货交易。”

  高峰还是不明白:“你越说我越不懂了。这样吧,你就说咱们怎么做吧。我们配合就行。”

  金山知道到了话入正题的时候:“这样,你们不是有不少现金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一起来做这个国债期货。你们先买一些国库券屯着,待国债期货开通推出后,就大有用场了。到那时,国库券的价格肯定不是今天这个价格,一定能涨上去,你们就算到时把手里的国库券全部倒出去,赚的也比存在银行里强得多。当然,我的想法不是让你们到时把它倒出去,而是要让它赚更多的钱。”

  高峰一听,兴奋不已,端起酒杯:“来,再干它一个!”

  金山觉得还没有把事情说完,得让它板上钉钉才行,于是伸手把高峰端着的酒杯轻轻按下:“我还没说完。国债期货具体内容,回头让唐剑给高岩好好说说。高岩弄明白后,今天夜晚他们俩连夜起草一份合作协议。明天你们签完字盖好章后,我们带回去盖章。这样马上就能运作起来了,不耽误事情。”

  “没问题。”高峰大大咧咧地说道,都没问协议会涉及哪些内容。说罢,又一指高岩:“你,听到没,少喝点儿,回头配合唐秘书把协议弄好,盖好公章,明天我签完字后你交给唐秘书带走。要是整不明白,看我怎么削你。”

  “放心吧,哥。别总削我削我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高岩颇为不满地回答,显然他对自己在贵客面前被贬很不高兴。

  大家边喝边聊。聊到最后,连金山和唐剑都不知聊了些什么。

  直到第二天中午,两人才觉得缓过点儿劲来,但头疼欲裂。四人又换了个地方吃午饭,高岩和唐剑才把头一天金山交代的事情落实下来。

  一拿到高峰签完字盖完章的协议书,金山和唐剑立即告辞。高峰再三挽留,但金山实在不愿多待,一是家里事多,都等着他回去处理;二是怕再住一晚,还不知要被他们灌成什么样子。

  四人高高兴兴分别。

  高峰派他的司机开着他的座驾——一辆刚刚进口的全新奔驰600 送金山和唐剑去机场,相约合作愉快,后会有期。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