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二章两雄相争(4)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碰!”黄彪大喝一声,生怕谁把这张牌抢走了一样。碰完九万,黄彪打出

  一张五万。

  李卫国一摸,是一张南风,顺手就打了出去。李卫国这把牌还真不错,打

  完一张东风后,手上基本上没有杂牌了。现在拿两个五万做将,再打掉一张一

  筒和三筒,吃上或碰上一张五条、一张九条就和了。

  “碰!”黄彪又是大喝一声,以很快的速度先推倒一张九条,嘴里喊道:“九条!”顺手把碰上来的南风摆放在门前。

  黄龙有些不高兴。他见不得黄彪这样子,本来私下里说好了是陪王惟一玩,

  结果每次都让他闹得像真的一样,总想多赢,一点儿也不知分寸。黄龙在桌子

  底下踢了黄彪一脚,想提醒他别这样张狂。但黄彪一上牌桌,天王老子都不认

  得了。这是他做人一贯的本性,总爱争强好胜,凡事都要争第一。为此,黄龙

  没少教训他,但收效甚微。要不有人说,要想观察一个人,最好是在赌桌上。

  “吃,”李卫国拿过黄彪打出的九条来,顺手抽出一筒打了出去,“一筒。”

  黄龙这把牌略微差点儿。摸起一张牌,是一张三条。看看自己手上的牌,手上已经有两张三条了,还有两张南风、两张白板、一张五万、一张五条。二五八做将,自己还没有将,于是就把五万打出去。刚才黄彪打出一张五万,自己手上有一张,外面只剩下两张了,要是打到最后单吊五万,那可太难和牌了。

  王惟一已经两把没和,心里有些郁闷,可脸上不便表现出来。他今晚的手气并不好,前三圈很少和牌。这第四圈的牌也不怎么样,尽是些单张、边张。看来做什么都得有运气才行,打牌更是如此。王惟一摸上来一张三筒,留下,正想打一张西风,可一看桌子上还没人打过,见黄彪连吃带碰,就没敢打。正在犹豫之间,林芙蓉伸手一点这张西风,鼓励王惟一打出去。“西风。”王惟一壮着胆子打掉西风,见其他三人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这牌打到最后,竟然是王惟一和了。林芙蓉的小动作帮了王惟一的忙。王惟一缺什么牌,林芙蓉就暗示李卫国垫上。四圈打完,王惟一竟然赢了近一万块,王惟一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可相当于他好几年的基本工资啊!

  见王惟一兴致正浓,李卫国有意问道:“主任,还玩吗?”

  王惟一不假思索,信口答道:“听老虎的。”

  王惟一知道,黄彪只要输钱,肯定不会让大家痛快走人。

  果不其然,黄彪接口就说:“走?谁走我跟谁急。”

  于是四人又开始鏖战。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黄彪这人尽管与黄龙是同胞兄弟,但脾气、秉性却大不相同。黄龙成熟稳重,遇事不慌忙,待人不急躁;黄彪泼辣干练却少有城府,性如烈火。黄龙明白人生在世,不见得一切便宜都得占尽,时常会有所得有所失,赢固可喜,输也欣然。黄彪则从小争强好胜,任何事情都不愿落在人后,事事都要分个贵贱高低。这两兄弟在商场上倒是绝配:黄龙掌舵,黄彪驾船;黄龙吹号,黄彪冲锋。有祖辈、父辈的庇荫,又赶上了时代大变迁,体制改革、对企业放权让利,尤其是价格双轨制的实施,黄家兄弟如鱼得水。不需要脑子、不需要知识就能挣大钱。相反,书读多了的人,往往头脑里的条条框框太多,放不开手脚,拉不下脸面,也没有胆量,那种明火执仗、明争暗夺的事情想都不敢想,更不敢去以身试法了。但在黄家兄弟眼里,家就是法,权就是法,只要牢牢依附于权贵,法能奈何?万一有事,那些官居显位的伯伯阿姨,自然会打招呼,多少次大案都化险为夷。有胆有识,黄家兄弟生逢其时,大行其道。

  在这牌桌上,两兄弟的秉赋性情暴露无遗。

  第二个四圈牌,黄彪手气背得一塌糊涂。三圈下来,竟然没和一把。黄彪越打越气,人都快从座椅上蹦了起来,开始摔牌骂骰子。

  李卫国担心王惟一见怪。其实王惟一自己赢着钱,正没事偷着乐呢,有这么个主在这耍活宝,自己就当是看演小品。再说黄家与我王惟一是什么关系啊?没有黄家也就没有自己的今天,自己也没有资格计较。无论黄彪如何折腾,大家只当是看一出独角戏,听一段声色俱佳的相声段子。

  李卫国自己当然更不会计较。本来根本就不是为了打牌才过来的,为的是从王惟一口中探听一点儿有用的信息。大家都这样想,倒也释然了。不仅没有人真生气,还时不时插几句话,逗着黄彪玩。

  王惟一赢着钱,心情不错,趁洗牌的功夫,让林芙蓉帮点着一颗烟,刚刚悠然地吸了一口。

  见王惟一心情不错,李卫国问道:“主任,现在会里有什么新动作?”

  王惟一随口应道:“会里倒没有多少新动作,但现在上交所递上来一份报告,想开通国债期货,你们听说了吗?”

  “是吗?一点儿也没听到。什么是国债期货?”

  “你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亿邦证券的金山为上交所设计的。现在这个报告已经报到会里了,但还得会签国家计委、财政部、人民银行,然后上报国务院证券委或是国务院批准。不过还早,现在在会里还没画完圈呢。”

  “哦。究竟是些什么内容?我们能做什么?”“当然能,一个新品种,总会有投资机会。但我们现在也没法预料到时会怎么做才好。你们可以先研究一下。”王惟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告诉林芙蓉:“小林,我包里有一份研究报告,你帮我找出来,给李总看看。”

  林芙蓉从背后的长沙发里拿出王惟一的公文包,从里面找出一份文件,看

  看了标题,“关于开通国债期货交易的可行性报告”,把它递给了王惟一,王惟

  一随即递给牌桌对面的李卫国。

  李卫国翻了下,文件挺长,短时间匆忙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试探地

  问道:

  “这份可以给我吗?”

  王惟一一摇头:“不能给你。这样,你先带回去看看,明天,”王惟一抬腕

  看了看表,都快后半夜三点了,“不对,应该说今天,今天下午我上班之前给我

  就行。”

  李卫国点头答应:“好的。你上班后,我让小林给你送到办公室去。”说罢,

  把稿件递给林芙蓉:“小林,你先拿着,待会儿散场后我看看,你找个地方复印

  一下。”又对坐在对面的王惟一说:“谢谢了啊,主任!”

  王惟一用夹着烟的手一摇:“咱们还用客气?”

  这场牌局,一直打到凌晨四点才尽欢而散。大赢家自然是王惟一。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