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第二章两雄相争(3)

作者: 白丁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今晚这局,座上宾是证监会市场监管办公室主任王惟一。

  最近两个月来,王惟一过来玩的次数最多,多数时候黄家兄弟都参加,黄家兄弟没空或不在北京时,就由其他人作陪。李卫国与王惟一是旧相识,两人都曾在人行系统待过,都分管过证券,只是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北京。至于其他人,基本上都不认识,而且每次都不会有熟脸出现。打牌的地点也不固定,但一般都在四星级或五星级饭店里,偶尔会在黄家大院中。如果马跃进和李卫国没法回北京,就让王惟一星期五直接飞到上海,星期天再飞回北京,费用嘛,自然不用王惟一掏一分一文。

  王惟一是马跃进新近认识的朋友,由黄家兄弟从中介绍,说是证监会的一个重要人物。在“8・10”事件之前,王惟一还名不见经传。至于王惟一与黄家兄弟有没有其他更深层的关系,黄家兄弟并没介绍,马跃进也只字未打听。这是马跃进的做人准则:人家想告诉的,会主动告诉;人家不想告诉的,最好不要去碰,否则弄得双方都会很尴尬。

  为了使感情更融洽,最近几次李卫国都把经发证券的红马甲林芙蓉带上。马跃进告诉李卫国,林芙蓉是社交场中一把好手,没有她搞不定的人和事。每次只要林芙蓉往自己身边一坐,王惟一想不赢钱都难。不知他是真没看出还是故意装糊涂,林芙蓉与李卫国之间在牌桌上的暗号,让王惟一有瞌睡遇到枕头般的惬意和顺当。

  不为外界所知的是,王惟一的升迁得益于两年前深圳的“8・10”事件,也得益于黄家兄弟的上下疏通。

  深圳的“8・10”事件,是中国证券业正规化监管的开始。国务院在此事之后不久成立了直属的证券管理委员会,半年之内又成立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并将原来中国人民银行对证券发行和市场监管的职能移交给了证监会。要不是这样,王惟一也进不了证监会,更进不了市场监管办公室,更当不上市场监管办公室主任。

  市场监管办公室主任,只是个处级干部,而且还只是一个新成立的事业单位的处级干部,可它却拥有绝不可小视的权力。

  今天,李卫国做东坐庄。王惟一坐对家,黄彪坐上家、黄龙坐下家。林芙蓉坐在王惟一旁边,负责给王惟一递烟倒茶。林芙蓉在王惟一面前显得十分乖巧,不多言语,只看王惟一烟抽完了帮他点烟,茶喝完了帮他倒茶。也不知道是马跃进有过指示,还是林芙蓉对吊男人胃口无师自通、驾轻就熟,两个月下来,王惟一就被林芙蓉挑弄得已经有些精神恍惚。按照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说法,此时的王惟一正处于玩弄风月的最高境界。想偷还没偷着,口渴难耐、急火攻心之际,眼看着一枚水灵灵、嫩色色、娇艳欲滴的鲜桃,就是吃不到口。

  “北风。”李卫国起完牌,顺手打出一张北风,口里还念念有词:“先打北,不后悔。”

  “发财。”黄龙熟练地摸上来一张牌,打出一张发财。

  “幺鸡。”王惟一打出一张幺鸡,冲着自己的下家黄彪开玩笑说:“老虎,这只鸡可大补啊,你要不要?听说你近来有些腰酸腿软,是不是啊?”

  黄彪小名叫“虎子”,所以大家熟了以后,都喊他“虎子”或“老虎”。

  半年下来,这几位经常在一起打牌,已经非常熟悉了,刚认识时的拘谨荡

  然无存,现在什么玩笑都开,尤其是对黄彪,大家都把他当小孩逗着玩。确实,

  不到三十的年龄,在这几位老江湖眼里,他也就是小毛孩一个。

  李卫国早就觉察出,王惟一与黄家关系非同一般,特别是与黄彪,整个就

  像发小似的,从来没有一点儿正形。

  黄彪正在摸牌。今天黄彪的手气可不怎么样。见他们仨一递一句逗闷子,

  心里憋气,也不吱声,闷头打出一张北风。

  李卫国见黄彪也打出一张北风,见他半天没吭声,想活跃活跃气氛,开玩

  笑说:“老虎,你今天老顶张啊。张张都顶着,我的腰就不疼了,打几圈下来,

  我就不用去看腰病了。”

  王惟一也接口开玩笑说:“是啊。他怕你肾虚,帮你加把力。”

  林芙蓉见王惟一手边的茶杯里没水了,走出门外,喊服务员进来加水。

  “九万。”李卫国起上来一张七万,正好凑成六七八万,就把边张九万打了

  出去。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