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使用帮助 手机看直播

最热图书| 基础入门| 基础分析| 技术分析| 心态理念| 衍生品投资| 商道生活| 理财类| 经管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

公司结构

作者: 马克·默比乌斯 出版时间: 2011_07_14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

  在美国、英国以及历史上曾深受美英影响的国家所采用的盎格鲁–撒克逊公司模式中,每个上市公司都设有董事会,董事会由股东选举产生。令人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股东都拥有平等的投票权。因此,一个股东群体独揽董事会控制权的例子并不鲜见。即便所有股东拥有平等的投票权,很多公司董事会的比例代表制也并不能得到贯彻实施。这就意味着拥有绝大多数投票权的股东有权选举整个董事会,而不是按其所持股份的比例选举部分董事会成员。

  在上市公司中,董事会通常都包括非执行董事(也就是既不为公司工作,也不与公司发生业务往来的人),他们能独立地保护所有股东的利益。在大部分法律框架中,公司都必须举行年度大会,股东本人或者通过代理人可以在大会上就公司的重大议题投票表决,此外,公司还必须发布详尽的财务报表。这些财务报表必须遵守公司所在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要求,而且必须遵守公司所在国的法律。这些信息对投资者检视公司的运营表现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本人并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活动。

  在欧洲大陆和深受大陆法系影响的国家,公司董事会的概念与盎格鲁–撒克逊公司模式中的董事会有所区别。欧洲的公司拥有两个层次的公司控制系统: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的董事会,和全面监督公司运营的监事会。监事会并不一定包括股东代表,不过,包括大股东,还包括银行、政治家以及工会等股东。在有些欧洲国家,公司还必须设有“工人理事会”(Workers Council),其权限与董事会相当。

  股东投票

  “一股一权”的理论无可挑剔,但是,这一理论并不能始终得到贯彻实施。在那些不允许通过邮件或者通过互联网投票的国家,不能到现场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便丧失了投票权。在日本和韩国,控制着数量众多的上市公司的某些集团,会同时在不同的地方举行多家公司的股东大会,以此来阻止股东出席一个以上的股东大会及在一个以上的股东大会上投票。

  彼得·希尔在其著作《日本黑手党:黑帮、法律和国家》中,列举了日本文化营造的环境造成非法交易盛行的例证。他谈到,西方国家没有与“日本黑帮”(Yakuza)在股东大会中所扮演的角色相似的角色。在日本,购买了某家上市公司股票的股东拥有出席股东大会的权利,这一点与美国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总会屋”(Sokaiya,企业敲诈者)通过威胁公司将其财务状况或者公司管理层的私生活等敏感信息公之于众的方式,从企业勒索金钱。

  此外,“日本黑帮”还为公司免受其他群体的敲诈提供保护,以及阻止抗议者冲击股东大会,以此向公司索要酬劳。日本文化的独特性还表现在这样的预期上——股东大会的持续时间不应该超过30分钟。如果股东大会超过了半小时,那么,额外用时会被人们视为是公司出了麻烦的迹象,该公司的股价会应声下跌。因此,基于成本—效益分析,很多公司认为,自己最好还是把钱付给黑帮和“总会屋”。日本已通过了消除黑帮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的贯彻实施尚未全面展开。

  案例

  世界各国的法律差异

  世界各国保护投资者权益的法律有显著的差异,这也是不同国家公司的所有形式和获得资金的形式各不相同的原因。比如,英国和美国的大型公司通常都是上市公司,其所有权非常分散,但在意大利,只有一小部分公司是上市公司。最近完成的某项研究认为,大多数国家的商业法律可以归入四大“家族”——英国、法国、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各个“家族”对待投资者的方式相去甚远。法国、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商业法律脱胎于民法,其根基是罗马法系,而英国的法律体系则基于普通法系(也译为“共同法”)。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的商业法律都源于这些家族的一个或者几个成员的法律,比如:

  遵循英国法律体系的国家和地区有:

  中国香港

  马来西亚

  新加坡

  印度

  巴基斯坦

  泰国

  遵循德国法律体系的国家和地区有:

  中国台湾

  韩国

  日本

  遵循法国法律体系的国家和地区有:

  巴西

  希腊

  印度尼西亚

  墨西哥

  意大利

  土耳其

  西班牙

  这项研究发现,英国法律的架构为股东提供了最佳保护。比如,在大多数情况下,允许股东通过邮件投票。法国法律体系为股东提供的保护最差,比如,限制小股东的投票权。民法国家常常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后将股票“锁定”一段时间,以防止股东在此期间卖出手中的股票。

  企业的竞争属性常常与改善公司治理原则的努力产生矛盾。理想情况下,公司的管理者会始终遵循得到普遍接受的行为准则,但是,政府强加给企业的过度僵化的控制体系却往往效率低下,而且会破坏企业的财富创造过程。在当今这个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人们认为,对企业基于自律的更为宽松的控制措施才是更可取的,尽管这种放松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偶发的丑闻。

  公司治理的重大失败,往往在持续的牛市即将结束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正如股神沃伦·巴菲特说的:“只有潮水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对这个现象的一个合理解释或许是:在牛市中,投资者都对自己获得的投资收益表示满意,因而不愿意深究公司是如何取得那些业绩的,而当股市发生暴跌之后,所有投资者都惊恐地发现,很多投资的实际价值远远低于公司之前报告的水平。

  虽然公平、透明、责任和义务的原则被广泛接受,然而,正如美国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评论所言,有些人会固守“……令人尊敬的标准,但是,总有人频频试图投机取巧”。毋庸置疑,近百年来,公司治理的标准已经得到了不断发展和完善,如果没有它们的发展和完善,可能就不会有现代社会的繁荣。总体而言,现在的公司治理机制对于股权市场的高效运行来说已经相当完备了。投资者面临的挑战是要对潜在的违法行为保持警惕,对公司而言,则要为恪守高标准而不断付出努力。

本章心得

限100个字符,剩余字符100

赛股大讲堂